科普网络书屋

首页>> 科普主题>> 生态环境>> 环保热点>> 正文

簸箕湖畔的婚礼

来源: 环境
阅读 51 | 0 | 2020-03-19 |

站在半山腰,迎着时疾时徐的山风,眺望簸箕湖,波光潋滟,水清岸绿。本是一片旖旎如画的湖光山色,然而,郭泰文不仅无心观景,心情还如湖面波涛,激荡起伏,静不下来。

簸箕湖形似簸箕,人们世代环湖而居,种田割稻、撒网捕鱼,静享着山青水秀的诗意生活。早些年,湖水受到了污染。近些年经过治理,水质持续改善,可唯独锑指标一直较高,成了挠心的难题。

2017年,针对锑污染,当地政府印发文件,将国家规定排放标准收严了一倍,达到了50微克/升,而且通过加强入湖河道上游企业环境监管,湖水锑污染问题得到了遏制,但仍未根治。簸箕湖西南角水域,锑指标浓度时不时仍会超过10微克/升。

郭泰文刚被提拔为水污染防治科科长。上任没几天,他就听说,省里要求各地“建立双水源地供水体系”,市政府拟将簸箕湖建为备用应急水源地。郭泰文知道,虽然是备用,但标准无异于在用水源地,湖水锑浓度不得超过5微克/升。

这天早上,他收到一条工作短信:昨日例行监测,簸箕湖西南点位,锑指标12.4微克/升。

郭泰文沿湖走访调查,熟悉周边水系,又匆匆赶回局里,向领导汇报后,召集市环境监察支队、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等单位业务骨干集中会商。他们对照簸箕湖流域水系图,反复探讨,决定由郭泰文牵头分析企业排口在线监测数据;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对所有入湖河道排查监测;市环境监察支队兵分三路,对上游企业和污水厂进行执法检查,重点查处偷排或超标排放等违法行为。

次日早上,分管领导汤副局长也来参与会商。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监测显示,簸箕湖西南点位12.1微克/升;同时反映,入湖的羊肠泾、谷田河锑浓度高,达到20微克/升以上。市环境监察支队报告说,对上游企业细致排查,并未发现违法现象。

他们继续对照水系图,结合排口在线监测数据,讨论研判,梳理各种嫌疑,然后又分头行动。

一连十多天,没日没夜地会商、研究、排查,但西南点位的锑指标故意较劲似得,浓度始终没有下降。同志们已疲惫不堪,郭泰文也感到心力憔悴。

期间,女朋友刘丽娜多次打电话给郭泰文,商量双方父母见面的事儿。可簸箕湖的问题尚未找到有效的解药,郭泰文毫无心思,只得推辞。

时隔不久,《簸箕湖应急备用水源地建设方案》正式征求意见了。这让郭泰文压力骤增。《方案》明确,明年5月1日正式建成。屈指算算,也就只有十个月时间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紧迫感让郭泰文头脑发胀。

夜里,郭泰文辗转难眠。他想到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站长鞠善智是省内知名的水污染防治方面专家,他会不会有什么高招呢?虽然已近十点钟,郭泰文还是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寒暄三五句,郭泰文直切主题,“企业排放标准已收严一倍了,难不成还要继续收严?”

“即便收严了,能保证簸箕湖稳定达标吗?39家印染企业、6家污水厂,强推治污设施提标,会增加企业负担,关键是无法保证簸箕湖水质稳定达标啊,一味提标,不是万全之策。”鞠善智分析说。

俩人抱着手机交流了二十多分钟,挂断电话时,仍无所获,鞠善智说,“找找水源地保护的法律条款,研究研究,看看能否找到解决思路呢?”

反正也睡不着,郭泰文轱辘爬起来,坐在台灯下,先发了一会儿呆,又拿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翻看。在“饮用水水源和其他特殊水体保护”章节第六十九条中,有一句“筛查可能存在的污染风险因素,并采取相应的风险防范措施”。他反复咀嚼,直觉告诉他,这里应该有突破口。

他点上一根香烟,青烟袅袅时,他的思维也倏地划向了深邃的夜空,一会儿飞向了烟波浩渺的簸箕湖,一会儿又飞临一条条细浪翻滚的入湖河流,最后飞到了上游企业……忽地,一个念头如闪电般映现脑海时,他感到一阵兴奋。

郭泰文再次拨通鞠善智电话,他的语速明显比平时快,“印染企业和污水厂虽然都已达标排放,但外环境容量不足,承受能力超载,这才导致了簸箕湖锑指标超标。那么解决这个问题就抓主要症结,今后监测发现哪条入湖河道锑指标浓度最高,就主攻哪里!”

鞠善智嗯了一声,沉默片刻,说:“思路是对的,如何主攻呢?有没有依据呢?”

郭泰文照本宣科念了一遍第六十九条的内容,接着说:“责令上游相关企业实施限产等措施,压减锑指标排放总量和强度,把入湖河道的锑指标浓度压下来,湖里锑浓度自然也不会高,这不就是‘风险防范措施’吗?”

郭泰文越说越兴奋,他怕鞠善智没听明白,又说:“哪条入湖河道锑浓度最高,就要求上游企业减少水污染物排放,把最高的先‘摁’下去……”

鞠善智又沉思片刻,说:“通过这个办法,或许能够倒逼相关企业为减少限产频次,主动优化生产工艺和治水措施,控制污染排放。如果上游企业都比着削减排放量,河道水质就会好起来……”

事不宜迟。他们商定,由郭泰文连夜草拟思路方案,明天向汤副局长汇报后,再邀请相关专家和法规部门专题研讨。

说干就干,郭泰文立即打开电脑。他的思绪在河湖间游弋,手指在键盘上跳跃,不知不觉已凌晨三点多,方案写完,再看一遍,总体满意。

这时他才看到手机上女友“晚安”的微信。虽然肩胛有些酸,但他并不觉得累,赶紧回复:“老婆大人,簸箕湖的事儿有招数啦,过几天,弄好了,就去拜见岳父大人!”又添加几个捂着嘴的笑脸,发出去。他躺上床,正要关灯,手机“叮铃”响了,女友回复:“讨厌,谁是你老婆,油嘴滑舌,赶紧睡吧!”

次日,汤副局长主持召开了“神仙会”。众人对郭泰文的治理思路基本认同,当然也提出了一些指导意见,同时建议尽快完善,形成管控方案,以市政府名义发文实施。

郭泰文和同事们又围绕方案忙活了数日,几经征求意见和修改完善,方案总算印发了。而这时,簸箕湖的锑指标似乎知道要给它“上刑”了,浓度竟降了下去。

郭泰文的心情稍稍敞快了些,但并没有松弛下来。他知道,锑浓度降低只是暂时的,说不准哪天又鬼鬼祟祟地蹿上来。而且他也明白,虽然已对企业宣传过管控方案,但真正执行起来,说不准会有什么矛盾冒出来,究竟能否妥善处理矛盾,把管控措施落实到位,见到实效呢?他心理忐忑不安。

子女的婚姻大事,父母往往比子女更焦虑。郭泰文的父母也是如此,毕竟郭泰文已三十多岁,老大不小了。双方父母见面时间,一拖再拖,父母急了,女友也急了。簸箕湖的事儿暂告段落,郭泰文便跟两边协商,定于星期六中午在市里的凯旋大酒店共餐。

星期五下班后,郭泰文赶回镇里老家,陪着父母备齐礼品。次日早上,母亲特意为他准备了西装,“要见你未来的岳父岳母,总归要认真些,起码留个好印象吧。”郭泰文穿戴整齐,除了皮肤略显黝黑,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

他正往后备箱放礼品,手机响了,“郭科长,例行监测,昨天锑又高起来了,10.8(微克/升)……”

“好的,我马上过来!”郭泰文没有思索,当即回答。

按照管控方案,这种情况下,应立即对锑浓度最高的支流上游企业限产。

郭泰文转身跟父亲老郭说:“我有急事,要回一趟局里。你们乘公交车直接去酒店吧!”老郭还没反应过来,郭泰文已开着车没了踪影。

郭泰文回到办公室,跟同事一起拟定限产通知,请局领导审阅后,盖章印发。同时对如何送达限产通知,如何督促企业配合落实等内容,他向环境执法人员一一交代。期间,老郭已电话催促了三次,女友也发微信催问。

郭泰文匆匆赶到酒店时,已经十二点半了。进入包厢,双方父母和女友都已落座。双方父母眉开眼笑,喜上眉梢,看来聊叙得很投机。冷菜齐备了,倒酒时,郭泰文婉言拒绝了,“下午还要去看几家企业呢。”他们不知道,郭泰文有心事,那些企业限产情况如何?总归检查了才放心呀。敬酒交流中,郭泰文得知,女友父亲老舒是生意人,经营一家企业。

餐桌上,家长里短,气氛融洽。郭泰文原本打算饭后送父母回去再去查看企业,然而,才吃了半个小时,同事给他打来电话,心急火燎地说:“对于限产,企业抵触情绪大,而且不少负责人言语冲动……”

闻此,郭泰文坐不住了,只得硬着头皮说:“实在抱歉啊,工作上有点儿棘手事儿,我得赶紧去处理……”他话音未落,老郭瞪着眼睛,厉声斥责道:“工作上事儿重要,今天咱这事儿就不重要?!你起码也得吃完了再走!你懂不懂礼貌!”气氛顿时显得尴尬,好在未来老丈人老舒跟着搭话说:“年轻人嘛,有事业心有什么不好呢?没事儿,赶紧去处理吧,别耽误喽!”随后,老舒斟满酒,主动和老郭碰杯。老郭端起酒杯,皱着眉瞥了郭泰文一眼,一饮而尽。郭泰文嬉皮笑脸地打着招呼,退出包厢。

郭泰文赶到要求限产的状吉印染厂时,小会议室里已聚集了十三四个人,有坐有站,众人表情凝重。其中有位小平头,四十多岁,穿了休闲西装,满脸压不住的火气。

会议室空间有限,加上不少人抽烟,弄得乌烟瘴气。看到郭泰文,身着环境执法服的小谭匆忙站起来说:“郭科长,跟他们解释,这是依法行事……”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平头强势打断了,“你们依什么法?如果超标,任凭处罚,尾水都达标了,凭啥还要减产?”其他人也随声附和,“对啊,哪条法律有这样的规定?”“没有法律依据,我们不会执行的!”会议室里议论声四起。

郭泰文面带微笑坐下来等议论声落下来,他便不慌不忙地说:“有话好好说,嗓门那么大,能解决啥问题?今天来的都是企业负责人吗?”没想到竟没人接茬搭话,小谭愣了愣,说:“七家企业都来了,有厂长也有环保经理。”

“有啥想法,出个代表,讲讲吧!”郭泰文说。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小平头开口了,“我来说吧,第一点,前年,要求我们提标改造,严于国家一倍的标准排放,我们做到了,现在还要减产,法律依据是什么?”

小平头的口气不再像之前那样生硬,“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请把你们的通知收回去!不然,我们的损失谁赔偿?”

他点上一支香烟,接着说:“第二点,方圆二三十里,有几十家印染厂,为啥只让我们限产?你们不能专挑软柿子捏……我的想法就这些。”

“其他人有没有补充?”郭泰文问。

“我也这个想法,只要我们达标排放,就不能随便叫停,影响我们的正常生产经营!”人群里有人插话说。郭泰文感觉这个口音有点儿熟,循声扭头,他不禁一愣:老舒竟坐在靠门的椅子上。

原来,郭泰文离开酒店后,老舒就接到厂里电话,说环保局发了通知,要求立即限产。于是他又喝了两三杯,也紧着赶回来。

郭泰文心里一阵慌乱,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他估摸着,女友父亲的企业应该也在这里,同样被要求限产了。

会议室七嘴八舌。郭泰文面含笑意,侧耳细听,看大家都不说话了,他推了推眼镜框,说:“首先我很理解大家,如果我是企业负责人,也会这么想。”

“确实,这几年,咱们几家企业很支持环保,我深表感谢。不过,有些问题大家想过没有?”

“各位也知道,簸箕湖马上建设应急备用水源地,随时会取水,供全市群众饮用,当然也包括在座各位,还有大家的子孙儿女。可是簸箕湖的锑指标,还不能稳定达到饮用水标准呀!全市一百多万人啊,能不能喝上放心的自来水,这个事儿的分量,大家掂一掂吧!”郭泰文的口气有点儿沉重。

“我们昨日监测发现,羊肠泾锑浓度最高,而你们企业的排放口都在这条河里。我们没有跟谁过不去,哪条河锑指标浓度最高,我们就限制上游企业的排放强度和总量,让锑指标浓度降下去。大家觉得这样做不合理吗?今后,如果不想被限产,与其在这里争来争去,倒不如想想法子,进一步优化污水处理工艺,尽量降低排污口锑指标排放浓度。”

“道理我们也懂,不过你有啥法律依据呢?”一位微胖的中年男子问。

“法律依据,我们已充分研究了,大家手里的通知上,已注明相关条款!”

郭泰文的话有情有理有据。众人虽然有口难辩,但能看得出来,不少人不时翻翻白眼,还是不情愿。事已至此,郭泰文只能借势追击,“今天压减水污染物排放,不管从法律上,还是从顾大局的角度,没有商量的余地,必须执行。”

“我们不是没有大局意识,保护簸箕湖,我们也愿意,毕竟簸箕湖是咱当地老百姓的母亲湖,不过限产限到啥时候呢?”没想到老舒插话了,而且这话明显是向着郭泰文的,在为他解围。

“羊肠泾(锑指标浓度)入湖口连续两天低于5(微克/升),大伙就可以恢复生产。”郭泰文表情依旧。

会议室里,又一阵嘈杂。最后散去时,有人耷拉着脑袋,有人叹着气,不过都应诺执行限产措施。

郭泰文稳了稳情绪,又随机抽查了两家,果然都在落实减产措施。他和同事正要驾车返回,女友来微信了,“小样,很厉害啊,今天刚见我老爸,你就敢限产他的公司,够狠啊!”接着又发来一手捂着嘴笑,一手竖起大拇指的幽默表情。

“意外且无奈,敬请理解!”

“虽然被限产,不过他好像对你印象不错,呵呵……”

这次管控措施在挫折中总算落实了,接下来管控,仍然遇到不少波折。当然,除了羊肠泾,还曾限产过谷田河、白龙浜等上游企业。有企业老板曾找到老郭说情,也有人托郭泰文同学打招呼,然而,郭泰文始终坚守底线,和颜悦色地做好解释工作。

在管控了四五次之后,郭泰文发现一个喜人现象:各公司都在比着降低锑指标排放强度,甚至有公司悄悄委托第三方监测公司,自行监测河道里的锑浓度,生怕比别的河道高了。簸箕湖水质改善情况也比较乐观,超标频次逐步降了下来。到初春时节,西南点位的锑浓度已降至3微克/升以下。

这天,郭泰文受邀去女友家吃晚饭,他陪老舒喝了二两酒,聊及婚礼仪式时,老舒说:“你们的婚礼得想法子办得更有意义!”郭泰文和女友不知所云,一脸茫然。

老舒猛饮一盅酒,指了指郭泰文说:“以我观察,这个管控机制有作用,以现在这些企业的治污积极性,簸箕湖将来不可能超标了。水源地不是5月1日正式建成吗?让我看,你们就定在这天,婚礼就放在湖边,以簸箕湖为背景,办个草坪婚礼……”

听此一说,郭泰文和女友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没想到这老爷子还挺潮啊。于是当即敲定。

5月1日,天晴气爽,头顶上白云朵朵,鸟雀翻飞,湖面上微风阵阵,微波涟漪。在湖畔绿茵茵的芳草地上,一场婚礼即将举行。然而,郭泰文看到女方来宾,一时间很诧异,而那些宾客看到新郎官郭泰文也倍感惊讶。原来,不少女方来宾是企业负责人,因企业限产管控,郭泰文与他们曾有过激烈交锋。

仪式上,岳父的讲话别具一格。他首先讲了在簸箕湖畔举行婚礼的缘由:“大家不说其实心里都明白,簸箕湖已病多年了,如今已连续三个月稳定达标了,今天是郭泰文和我女儿的婚礼,也是对簸箕湖‘康复’的庆祝,还是对建成备用水源地的纪念。”随后,他又从最初抵触限产,到努力提升治污能力,再到河水稳定达标,一五一十讲了一个遍儿,内容详实而又生动,来宾们听得津津有味,掌声不断。最后,他说:“咱们做企业的,赚多赚少,都不能污染环境,尤其是簸箕湖,咱们多数人从小在湖里泡着长大的,咱们必须对上无愧于祖先,对下无愧于子孙,对己无愧于良心啊!做好生态环境保护,咱们必须撸起袖子加油干,让企业更加绿色健康地发展……”婚礼现场顿时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

来参加婚礼的汤副局长和鞠善智听得心潮澎湃,不由感慨起来:小郭这小子可真行,婚礼竟变成了一场有声有色的环境保护宣教课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