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网络书屋

首页>> 科普主题>> 生态环境>> 环境保护>> 正文

博弈论视角下餐厨垃圾监管问题的研究

来源: 环境卫生工程
阅读 31 | 0 | 2020-03-24 |

《2017—2022年中国餐厨垃圾处理行业发展前景预测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表明,早在2015年末我国餐厨垃圾日均产生量就达2.6×105t/d,而实际处理能力不超过1.4×104t/d。如果解决不好餐厨垃圾的回收问题,将会直接污染地下水,引起沼气爆炸甚至引发猪瘟,威胁人们生命健康[1-4]。2016年9月,100个餐厨垃圾处理试点城市(区)中,已有68个陆续出台了餐厨垃圾管理办法[5-7]。《江苏省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明确规定:“餐厨废弃物产生单位将餐厨废弃物排入湖泊、沟渠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市环境卫生主管部门或有关部门依法查处”。

但尽管政府颁布了《餐厨垃圾废弃物管理办法》《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等相关条例来规范餐厨垃圾的处理,餐厅随意倾倒餐厨垃圾的现象仍屡见不鲜,这些问题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Takeshi Matsuda等[8]指出预防食物流失及废物管理政策,包括单独收集将是未来餐厨垃圾管理的重点。Warshawsky[9]则指出加大政府对食品企业和家庭的监管力度,餐厨垃圾才能显著减少。针对餐厨垃圾的管理,我国学者也做了不少研究。从科技的角度来看,江洋等[10]指出好氧堆肥技术在餐厨垃圾处理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潘婧冉等[11]则全面分析餐厨垃圾处理各工艺单元的微生物种群组成和变化规律,为优化餐厨垃圾厌氧消化处理工艺提供科学依据。从监管的角度来看,刘晓等[12]指出管理餐厨垃圾问题的主要手段是完善监管制度,加大执法力度。路风辉等[13]则进一步指出我国在餐厨垃圾分类的监管规定上还存在不足,主张建立餐厨垃圾奖惩制度,为餐厨垃圾处理提供了新思路。

针对餐厨垃圾处理问题,有学者提出增强科技水平、发展环保产业的方案来解决问题,也有学者从政策法规的视角来处理问题。但究其本质来说,餐厨垃圾处理不善源于利益冲突,餐厅与政府建立冲突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博弈过程。餐厨垃圾处理可看作餐厅与政府之间,在一定的博弈规则下,从各自允许的策略集合中进行选择并实施,追求“利益”最大化进行博弈的结果。因此,本研究结合前人的研究成果,从博弈论的角度分析惩罚和奖励2种模式对餐厨垃圾处理的影响,并结合环保方案为解决餐厨垃圾处理问题提出对策和建议。

1 惩罚策略下餐厨垃圾处理监管博弈模型构建及分析

政府对于餐厨垃圾的处理监管,通常采用严格的监督惩罚措施,这从法律的角度规范了餐厨垃圾的处理,给餐厅制定了餐厨垃圾处理的准则,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餐厅对垃圾的随意处理行为。但是就目前管理形式来看,单纯严格的监管手段并不能让餐厅自觉自愿地进行餐厨垃圾的科学处理,因此首先从惩罚策略角度对餐厨垃圾的处理建立博弈模型并进行分析。

1.1 模型构建

博弈论是研究决策者在决策主体各方相互作用情况下如何进行决策及有关这种决策的均衡问题的理论。

1)博弈方有2个:餐厅C,政府G。餐厅有倾倒餐厨垃圾和不倾倒2种选择,政府则有检查和不检查2种选择;各方收益函数分别是U1、U2

2)设餐厅不倾倒垃圾要进行的垃圾处理成本为R,倾倒餐厨垃圾被检查发现后要承担政府的罚款M,政府检查投入的成本为C。为了减少餐厨垃圾的倾倒,政府通常在维护检查成本的前提下采取严惩措施,故罚款M大于检查成本C,同时检查成本C大于垃圾处理成本R(M>C>R>0)。

3)餐厅倾倒餐厨垃圾的行为造成的综合社会损失为F(如地下水、大气等环境污染以及未进行垃圾资源化处理带来的经济损失)。

由此,构建政府与餐厅的监管博弈模型如表1所示。

表1 处罚模式下餐厅和政府关于餐厨垃圾倾倒的博弈矩阵

表1 处罚模式下餐厅和政府关于餐厨垃圾倾倒的博弈矩阵

1.2 模型分析

通过分析表1,得出此博弈不存在纯策略纳什均衡。当餐厅选择倾倒餐厨垃圾时,对政府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监管(M-C-F>-F);当政府选择监管时,对餐厅来说不倾倒垃圾是最优之选(-M<-R);当餐厅选择不倾倒垃圾时,对政府来说不监管是合理的选择;而当政府选择不监管时,对餐厅来说倾倒就是最优选择。此时,双方的博弈会一直循环下去,不会自动形成均衡策略,属于混合策略纳什均衡。因此,餐厅是否倾倒餐厨垃圾,政府是否进行严格监管,存在一定的概率。在此模型中,不妨假设博弈方C选择倾倒和不倾倒的概率分别是p和1-p,博弈方G选择监管和不监管的概率分别是q和1-q。

根据表1可得博弈方C的期望收益函数为:

同理博弈方G的期望收益函数为:

分析得到混合策略纳什均衡下:

故而得到混合策略纳什均衡(C/M,R/M)。

由C>R推出C/M>R/M,所以在罚款M一定的情况下,政府的执行成本远大于餐厅倾倒垃圾可获得的收益。那么,餐厅倾倒垃圾的机会就大于政府的监管机会。所以仅依靠政府的管制手段无法禁止餐厨垃圾倾倒。

2 奖励策略下餐厨垃圾处理监管博弈模型构建及分析

鉴于单纯依靠政府的管制禁止餐厨垃圾倾倒具有一定的欠缺性,可考虑在政府形成一定监管体制的基础上,对自愿进行餐厨垃圾科学处理的餐厅给予一定的奖励。

2.1 模型构建

若餐厅未随意倾倒垃圾则政府给予一定的奖励S,则博弈矩阵如表2所示。

表2 奖励模式下餐厅与政府关于餐厨垃圾倾倒的博弈矩阵

表2 奖励模式下餐厅与政府关于餐厨垃圾倾倒的博弈矩阵

2.2 模型分析

通过分析表2,得出此模型不存在纯策略均衡。当餐厅选择倾倒垃圾时,对政府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监管(M-C-F>-F);当政府选择监管时,对餐厅来说最优选择是不倾倒,S-R>-M;当餐厅选择不倾倒时,对政府来说不监管是合理的选择;而政府选择不监管的话,对餐厅来说倾倒就是最优选择。如此这样,双方的博弈会一直循环下去,不会自动形成均衡策略,属于混合均衡策略。因此在赋予一定概率的情况下,博弈方C和G的期望收益函数为:

分析得到混合策略纳什均衡下:

故而得到混合策略纳什均衡:[S/(M+S),R/(M+S)]。

根据此均衡结果,得出以下结论:

1)若S>R,则S/(M+S)>R/(M+S)。那么,餐厅倾倒垃圾的机会就大于政府的监管机会。所以在此种条件下,政府进行监管的概率低于餐厅倾倒垃圾的概率,不能很好地达到禁止垃圾倾倒的目的。

2)如果S≤R,则S(/M+S)≤R(/M+S)。那么,餐厅倾倒垃圾的机会就小于政府的监管机会。所以在此种条件下政府进行监管的概率高于餐厅倾倒垃圾的概率,可以很好地达到禁止垃圾倾倒的目的。

总的来说,解决中小型餐厅餐厨垃圾处理的关键是政府采用奖惩并进的策略进行管理,同时最大限度确保政府的奖励可以大于餐厨垃圾的处理成本。因此,政府可采用合适的奖励措施补贴餐厅的餐厨垃圾处理,提高S;同时大力发展大型餐厨垃圾处理项目,让专业的餐厨垃圾处理公司为餐厅提供更为便捷、高效、低成本的餐厨垃圾处理服务,减少R。

3 对策建议

根据上述研究结论可以看出,在进行一定的惩罚机制的基础上,若政府给予餐厅奖励的金额能够弥补餐厨垃圾的处理费用,则禁止餐厨垃圾倾倒是有效的。即采用一定的惩罚机制与奖励补贴模式并用的措施,引导餐厅正确处理餐厨垃圾是比较有效的监管方式。为更好地处理餐厨垃圾倾倒问题提出以下建议。

3.1 加大政府收运财政投入

对餐厨垃圾处理实行免费收运或政府购买补贴,提高S,鼓励餐厅采用合理的方式积极处理餐厨垃圾。政府补贴形式可以多样化:(1)减少水、电、煤气费;(2)降低营业税额;(3)优惠添置油水分离器、厨余垃圾分类箱等处理工具;(4)对于农村地区的餐厅可建立集体沼气池发电,根据垃圾倾倒的比例来分配电量;(5)采用阶梯化补贴方式,对不同规模的餐厅采取不同的补贴定价方式;(6)分配专门人员对餐厅餐厨垃圾处理进行指导与监督,以此来鼓励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强化自律意识,配合政府做好餐厨垃圾的规范收运和处置。

3.2 大力发展大型餐厨垃圾处理项目

餐厨垃圾处理属于市政民生工程,目前我国大部分项目采用BOT模式运作,即政府通过契约授予私营企业(包括外国企业)一定期限的特许专营权,并允许其通过收取费用或出售产品来清偿贷款、回收投资并赚取利润,待合同期满后移交政府部门[14]。现阶段我国餐厨垃圾处理技术及运行模式尚未成熟,补贴是餐厨垃圾处理发展的主要支撑。因此,政府可积极引入大型餐厨垃圾处理项目,鼓励本地餐厨垃圾处理项目进行创新与发展。同时,通过产学研结合,利用国家及省级科研项目,提高餐厨垃圾资源化率,增强饲料原料转化率和油脂提取率,实现资源化技术的集成。

3.3 以科技化为支撑加强监管

本研究分析的结果是采用惩罚机制与奖励补贴模式并用的措施,来引导餐厅正确处理餐厨垃圾,因此政府可采用科技化手段形成一定的监管体制,提高监管的效率。

以全国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之一的苏州为例:苏州以信息化数据采集为依托建立起监督管理体系,运用云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定制开发一套完整的信息交流网络系统,对餐厨企业废弃物产生情况、处置企业收运情况进行实时数据采集和监管[15]。这种模式充分利用科技化手段管理餐厨垃圾处理问题,可谓卓见成效,但是其普及化程度不高,因此,各地政府可根据城市基本情况,因地制宜,建立本地的餐厨垃圾信息交流监督管理体系,加大普及力度。

3.4 加大宣传教育力度

可在源头上提高餐厅管理者和消费者的思想觉悟,减少餐桌浪费,杜绝餐厨垃圾随意倾倒的行为[16]。因此,政府可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等多种媒介,向人们宣传倾倒餐厨垃圾对环境以及人们的生命健康安全造成的巨大危害,培养广大市民的环保意识,增强居民的社会责任感。同时在学校和社区定期开展餐厨垃圾科学分类的科普活动,让广大市民熟悉餐厨垃圾的分类标准,自觉投身于餐厨垃圾分类处理的活动中去。

[1]陈立春,卞月红.南京餐厨垃圾特征、危害与主要处理方法[J].农业工程技术,2018,38(29):38-39.[2]王晋磊.非洲猪瘟的防控与乡村振兴的一致性[J].农家参谋,2019(11):157.[3]袁琴琴,刘文营.非洲猪瘟及其防控措施[J].食品工业科技,2019(9):329-334,345.[4]陈腾,张守峰,周鑫韬,等.我国首次非洲猪瘟疫情的发现和流行分析[J].中国兽医学报,2018,38(9):1831-1832.[5]邴君妍,罗恩华,金宜英,等.中国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系统建设现状研究[J].环境科学与管理,2018,43(4):39-43.[6]李国辉.亟须给餐厨垃圾找个好去处[N].人民政协报,2018-12-17(6).[7]丁宁.垃圾分类全国重点城市立法盘点[J].城乡建设,2019(8):12-15.[8]Takeshi Matsuda,Junya Yano,Yasuhiro Hirai,et al.Life-cycle greenhouse gas inventory analysis of household waste management and food waste reduction activities in Kyoto,Japan[J].Int J Life Cycle Assess 2012,17:743-752.[9]Warshawsky D N.The devolution of urban food waste governance:Case study of food rescue in Los Angeles[J].Cities,2015,49:26-34.[10]江洋,鞠美庭,李维尊,等.餐厨垃圾好氧堆肥技术市场化推广与应用的关键问题分析[J].生态经济,2017,33(4):96-101,106.[11]潘婧冉,高苏,赵国柱,等.餐厨垃圾厌氧消化处理主要过程的微生物群落结构分析[J/OL].微生物学通报:1-21.[2019-05-30].DOI:10.13344/j.microbiol.china.181016.[12]刘晓,刘晶昊,高海京.我国餐厨垃圾管理体系解析及管理对策探讨[J].环境卫生工程,2014,22(3):46-48.[13]路风辉,扈华庚,陈满英,等.国内餐厨垃圾处理产业现况及相关政策标准的研究[C].《环境工程》2018年全国学术年会论文集(中册).2018.[14]方浩,王坤玲,张志华.循环经济模式下重庆市餐厨垃圾回收体系构建研究[J].再生资源与循环经济,2016,9(7):26-29.[15]汤以成,金宝玲,钱丽燕,等.城市餐厨垃圾管理中的问题及对策研究:以苏州为例[J].环境卫生工程,2017,25(6):1-3.[16]朱文君.纳什博弈论视角下餐厨垃圾问题的研究:以上海市为例[J].上海管理科学,2019,41(2):110-115.

Study on the Supervision of Food Wast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Game Theory

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从博弈论的视角出发,通过建立中小型餐厅与政府关于餐厨垃圾处理问题的博弈模型,对其进行分析,探讨达到餐厨垃圾良好处理效果的约束条件,并从科技创新、产业政策和政府监管等角度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On the basis of previous studies an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game theory,a game model between small and medium-sized restaurants and the government on the treatment of food waste was established and analyzed,in order to explore the constraint conditions to achieve a good treatment effect of food waste. Finally,feasible policy suggestions were put forward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industrial policy and government regulation.

分享到: